IMG_6844.JPG

楔子《暈眩》
Prologue: Dizziness

記憶在腦海中拉扯著。


 

路伊莎(Louisa)從暈眩中醒來。

她想不起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,因為一切都是如此混亂、模糊,而且毫無頭緒。數不清的畫面閃過腦海,再次的頭痛欲裂。

搖搖晃晃的坐起身之後,看著原本整齊乾淨的房間變得髒亂無比時,她忍不住發出了呻吟聲。她沒辦法否認自己有潔癖這件事──這讓她對於凌亂不堪的地方,所能忍受的程度只有零。

記憶在腦海中拉扯著。

然後便在某個靈光一閃的瞬間,路伊莎終於想起了幾天前的事。

吉爾伯特(Gilbert),她的父親,臨時需要出遠差。但吉爾伯特的好友,那位通常兼差路伊莎保母的艾芮絲(Iris)卻早在一個多月前離開到歐洲去了,無法來照顧她。

她一向不解父親為什麼總是這般固執,無時無刻都堅持不能讓她獨自一人──即便她已經十六歲了。而慢慢的,回憶如同潮水般湧現,彷彿要淹沒她似的:請求父親讓好友黛拉(Della)和夏洛特(Charlotte)陪伴度過這段時間的話在耳邊響起……吉爾伯特略帶不滿卻無可奈何的表情閃過眼前……

但是,接下來呢?

路伊莎無法從腦海中抓出有關那部份的回憶──因為根本就不曾存在過。她並沒有隨便創造記憶來欺騙自己的能力,所以就只有一片空白。

她強迫自己的雙眼聚焦,可是就在那對祖母綠般明亮的眸子看到電子鐘上的日期時,臉上頓時失去了血色。兩天!她想尖叫。距離父親離開已經過了兩天,但她卻不記得任何東西,就像這些時間以來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。

七月二十三日到七月二十五日。她怎麼會失落了這兩天的時間?

路伊莎咬著嘴唇。無論如何,她都應該去找出原因,且莫名的,她覺得只能全然依賴她自己一個人。她跳下床,努力無視房間內亂七八糟的一切,發誓等看完自己有多糟糕之後就會立刻回來收拾。

她推開房門,走進從小就熟悉不已二樓走廊,接著踏入和父親共用的浴室。

白瓷磚反射著燈光的刺眼。路伊莎微微瞇起眼睛,走到洗手台前,打量鏡中的自己:一頭色澤略深的紅色長鬈髮不但凌亂,還黏了些許污垢──可是翠綠的眼睛卻是前所未有的明亮。在細肩帶上衣和短褲下,是她白皙纖細的身材,而在大片裸露的肌膚中,她找到一個看起來有點嚴重的青紫色淤青,就在她左手的手腕上。

無奈的,她嘆了一口氣,因為對於髒亂的忍受程度也適用在自己身上。
她很快的梳洗好自己,最後還算滿意的望著自己的長髮恢復柔順,這才走出浴室。

這時,她發現一樓的飯廳亮著燈。

是父親還是艾芮絲?路伊莎並不知道答案,但可怕的直覺告訴她,兩者都不是──最糟的則是,她的直覺很少出錯。當這個念頭閃過,她感覺到心跳便緩慢的加速著,緊張和不安充斥著她的身體,陌生的慌亂讓她覺得在這靜謐的空間裡,自己輕柔的腳步聲都顯得太大。

不規律的呼吸聲在空氣中迴盪。

深呼吸一口氣,她慢慢的走下樓,盡力不發出聲音,而客廳的電視關著,父親自德國買回來的鐘上,時間正隨著指針一格一格的流逝。

路伊莎走下最後一層台階,步伐似羽毛一般輕。

她轉頭望向亮著的飯廳。在白熾的燈光下,一如她原先所想的,不是吉爾伯特的棕髮,更不是艾芮絲偏深的金髮。

是一個她從未看過的陌生男孩。

燈光使得他淡金色的頭髮反射著亮光,深邃的冰藍色眼睛蔚藍透澈的像座湖泊。男孩的五官線條優美,膚色略深,但卻有著獵人般的敏銳氣質。隨性的黑襯衫讓他的髮色更亮,包裹在衣物之下的肌肉也彷彿可以藉由他的一舉一動看得清清楚楚。

路伊莎驚訝的看著男孩,為他的俊美和不凡氣質感到震懾。這樣的男孩就坐在她有記憶以來便習以為常的餐桌旁是那樣的怪異。

突然,那個男孩的視線拉離他手上把玩的銀白色物品。

冷冽而銳利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,恍若要看穿她一樣,藍色的眼眸不帶感情的上下打量著路伊莎。

她只看著金髮男孩,所有一切似乎都消散遠去,不再存在……

但一種毫無來由的羞恥感迫使她回過神。在男孩面前穿得那麼少不是她的習慣,即使對方的態度和一般人不太一樣,是一種冷淡的評估方式,卻依舊感到不自在。

路伊莎轉而把注意力放到男孩手上的銀白色物品。可是就在她看見整齊鋒利的邊緣時,瞬間倒抽了一口氣,卻因為喉嚨太過乾澀而無法尖叫。

男孩手上握著的銀白色短刀上殘留著乾涸的血跡。

 



Lorna又要來發怪文了(?
其實原來是寫在紙上以供應班上同學的需求xdd 昨天把它打到電腦裡面花了不少時間OWQ
大家……就將就著吧OAO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orna 的頭像
Lorna

On The Edge of Paradise

Lor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